归尘

我才不管设备技术什么的,我只要我喜欢。

私飨者:

光移影动,如是古人此刻该写封信:眼角十里荷花,镜中一亩乌云。而现在终究也不会在马上相逢,只剩腐叶上阳光的步履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