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尘

我才不管设备技术什么的,我只要我喜欢。

私飨者:

一朵花开,她自己开。声音贴着水面传来。香气漫过围墙,流进庭院。夜里有敲门声,你听。颜色渗入梦中。温柔就留在风里。谁触及到她的身影?所有的痕迹却都在瞬间蒸发。你听一朵花的年华,慢慢地消逝。黑夜仿佛也有了自己的故事。

私飨者:

光移影动,如是古人此刻该写封信:眼角十里荷花,镜中一亩乌云。而现在终究也不会在马上相逢,只剩腐叶上阳光的步履声。